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超人的心願-利艾/兵艾

以下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BE有................................(遠目

*可以接受的人請向下走



他聽到啜泣的聲音。

里維抱著胳臂倚在牆上,無奈地嘆了口氣,到午夜才完成公事的他,只是想走到廚房喝水解渴,卻意外地見到這一幕。

少年將棉被捲成一團,試圖掩蓋住哭泣的聲音,卻任誰都清楚他此刻的心情。

里維假裝恰巧發現,弓起食指關節敲敲門,「艾連?你還沒睡嗎?」並開口問道。

 

低泣聲述地停止了。

「兵、兵長?」房內傳出艾連的驚呼聲,床鋪因下床被擠壓而發出聲響,門被打開,就見那不高的身影站在門旁。

 

「睡不著?」

「嗯…算是吧。兵長也是?」他走到里維的左手邊,與對方並肩倚在牆面上。

「誰跟你一樣了。我是處理報告到剛剛。」

「哈哈…說得也是。」

無聲悄悄地兩人之間蔓延開來。

 

「…目前還習慣嗎?」里維率先打破這片沉寂。

會這樣問是近日來里維略有所聽聞,艾連的睡眠品質有點不太理想。

 

被調查兵團接收後,已經過了五、六天的時間。

里維有時因公事而無法隨時監視艾連,他會請佩托拉注意對方的情況;於理,如果漢吉突然要求做什麼實驗,讓他保持在最好的情況隨時待命,作為他的上司、他的監護人,這是他必須做的事情之一,於情,就只是因關心他這麼簡單的理由。

 

「啊,是的。謝謝兵長的關心!」艾連朝他比了獻出心臟敬禮手勢。

 

里維想起那天實驗之後特別作戰班前輩們的反應,艾連在知道自己這麼不被信任,令他惶恐不安,雖然已澄清過,成員們都拿出誠意向他道歉,並表示會依賴他,希望艾連能相信他們,這樣看來或許還需要點時間。

他用較為隱晦的問法是想讓艾連有選擇的權力,相信他們並試著依賴,說出自己的擔憂,或者繼續沉默,獨自承受。

 

「艾連你…」

「是,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

看來是後者啊。里維注視眼前的少年想著,那雙不認輸、充滿堅毅決心的眼神正回望自己,哭過微紅的眼角和尚未褪去稚氣的臉龐,他赫然想到這孩子才十五歲。

 

「沒什麼…」你剛剛是在為了什麼難過?翕動嘴唇,里維思考到底該不該詢問,不願意坦白,這就是艾連的決定,於是他把問題吞回。

他伸手順著艾連的頭摸了摸,像在給予安撫、讚賞,對於里維有些親暱的舉動感到詫異,卻也沒有拒絕。應該說是他不敢拒絕。

里維下一秒便揉亂他的頭髮,「早點睡吧,明天的訓練別遲到了,臭小子。」

 

「才、才不會呢,兵長晚安。」

「嗯。」

里維的身影漸漸融入黑暗中,艾連看了許久才回過神,轉身走進房內,沿著門板坐落於地後鬆了口氣。

 

他查覺到自己最近常常作夢。

夢見母親被巨人吃掉的那一幕,夢見別人看他的目光充滿害怕警戒,對他指指點點說他是怪物,夢見自己變成巨人失控殺死身邊最重要的人,艾連幾乎都被這樣的場景驚醒。

 

──他到底人類、還是怪物?這個問題,他每天都在夜裡問著自己。

若是里維問起為何哭泣,就算說謊,他想他沒能瞞過對方,艾連很感謝調查兵團的人願意這樣接納如同怪物的他,所以不能再給他們添更多麻煩了。

 

回到房間後,里維鬆開領巾,讓已經跟著一整天的束縛感可以得到緩解。

他像洩了氣的皮球坐在床沿,想起在今天下午在批改公文,佩托拉剛好送茶來,順道向他報告艾連的狀況,以及她說的那些話。

 

「兵長,請用茶。」

「放那邊就行。」他連眼都沒抬,「佩托拉,那小子怎麼樣了?」

「練習方面還不錯,跟我們相處也還好,不過…」佩托拉停頓了會,決定據實以報:「最近的睡得好像不是很好。」

 

里維放下手中的鵝毛筆,視線對上她,「…睡得不是很好?」

「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換到這個新環境的關係。」想了想,接著續道:「常常作惡夢吧,有時經過樓梯會聽見從地下室傳出的哭聲和喃喃自語的聲音。」

 

里維用左手托住整個杯口,一口一口地品嘗紅茶,靜靜聽著對方的報告。

抱著托盤,她神情堆滿落寞,「大家都很擔心他呢,我們都有想過要問他這件事情,可是那孩子好像不願意對我們說。」

半晌,里維淡淡回應兩個字:「…是嗎。」他沒再表示什麼,但不仔細看就不會發現對方雙眼閃過複雜的情緒。

 

「你先去忙吧。」

「是,兵長您辛苦了。」里維的反應讓她感到意外。不過自己跟在他身邊有一段時間了,佩托拉想里維應該有他的考量。

在退出辦公室前,她遲疑了一下,冒著可能會被認為是以下犯上,忍不住這麼建議她的上司:「兵長您也可以試試呀。」

里維蹙起眉,不懂對方那句話想要表達的涵義。

佩托拉觀察著上司的反應,而他似乎沒有生氣,「艾連說不定比較願意對您敞開心房。而且…」

「這樣也能感受到兵長對他的關心吧。」她朝里維笑了笑,隨即闔上了門。

 

儘管里維沒有表現在臉上,他因為那些話有所感觸。

 

為何能變身成巨人、自己是人類是巨人都尚未有頭緒,就被推上審議所審判生死,憲兵團的人把他當作怪物用槍指著,他又『教訓』對方一頓,雖然順利免於一死,收作調查兵團的一份子管理,卻一肩扛起全世界人類的希望…


這突如其來一連串事情的發生,可誰曾站在少年的立場替他想過,要一個十五歲的孩子面臨如此巨大的變卦,需要多少勇氣和多大的堅決?

里維將自己從回憶抽出,為一個小鬼煩惱成這樣,他都快要覺得不像自己了,抹了把臉,站起身準備更衣就寢。

這是在第五十七次壁外調查前,特別作戰班的前輩還在時的其中一段小插曲。

 

房間書桌上的油燈無聲燃燒著,微弱的光亮雖然無法照亮整個房間,卻可以清楚照亮坐在床鋪上兩人的面龐,兩人僅隔著床頭到床尾的距離,猶如隔了一片海洋的距離遙遠。

誰都沒有先口說話,除了沉默仍是沉默。

 

「對不起…」

短短的三個字,艾連語帶哽咽的聲音迴盪在空間不大的房間內,清清楚楚傳進里維的耳裡。

里維對上艾連的視線,長吁了口氣,挪動身軀坐到艾連的身旁,「我不是說明過了,沒有人預料的到結果。」

他知道對方在為了什麼事情道歉。平常喧鬧的飯廳,今天剩下他們兩個人靜靜地吃著晚餐,經過與女巨人一戰之後,第一次參與壁外調查的少年帶回來的只有自責、心痛、後悔。

儘管過於殘酷,這些深刻體會卻是能讓他成長的必經之路。

「兵長…」他低聲地喚了對方的名字。

 

「我到底…是怪物…還是人類?」

一想起最痛恨的巨人殺死了母親、害死了前輩們,自己體內流著和那些怪物一樣的血液,艾連頓時一股作噁感伴隨著怒不可遏的感覺,占據身體的每一處感官,置於大腿上的雙手緊緊握著拳,用力到指尖泛白。

里維直視艾連比哭更難看的臉,拉起他咬痕傷口已結痂的的手,輕放在對方心臟位置,「你的左胸口,會對於死去的人感到疼痛,這就足夠證明了一件事情…」

 

「你是人類啊。」

 

艾連怔忡地望著里維,雙瞳中倒影出自己人類的模樣,他知道他的上司平常一臉淡漠、面無表情,實際上心中依然有著一處柔軟的地方,並非別人想像的無情,失去最重要的部下,明明他才是最悲傷的人,為何他連哭泣的權力都要被剝奪?

 

他不禁感到眼眶有些酸澀,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情湧上心頭,令他久久不能言語。

也不管會不會挨揍,艾連把頭埋進對方的肩膀,良久,里維感受到他微微顫抖著肩膀,聽見隱忍的哭泣聲。

正猶豫著要不要伸出手,里維內心掙扎幾番後,把手放上他的後腦勺,時而來回上下安撫,時而溫柔輕拍。

 

「兵長…請您…抱我。」

這無預警的請求讓他懷疑是不是聽錯,所以並未給艾連任何回覆。而當里維再一次聽見聲細如蚊吶般的央求時,他嘖了聲,下一刻將對方推倒在床鋪上。

 

「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艾連。」

俯視著身下的人,盈滿淚水的雙眼望進里維的眼眸,艾連點了點頭,伸出手臂摟住他的頸部,朝自己拉近。

是因為特別作戰班的事愧對於他抑或是有其他理由,里維不打算去探究,反正他從來不是什麼高尚的人,生存於地下街被教導的觀念是不會放過自動送上嘴巴的肉,沒有理由拒絕的話,那就是好好享用,而不討厭也是其中一個原因之一就是了。

 

「你可別後悔。」

這是艾連被情欲淹沒前,聽見的最後一句話。



直至此時,里維依舊不懂艾連那時的用意是什麼,又為何在那夜過後,仍與他持續那樣的關係?

 

一片狼藉和殘垣斷壁,與觸目驚心的這一幕不同的是,調查兵團的成員們高興地升起反擊成功的狼煙。

曾經眷戀不已的身體,就這麼靜靜地躺在里維的懷抱裡,他沒有流淚,或者說本來就不擅長於表達情感,但他覺得左心臟的位置,好像被掏空了。

那一天與艾連相遇的場景、在地牢裡那一對閃爍著堅毅決心的眼睛、他對他的仰慕和尊敬、希望他能多依賴他、不想看見他落淚的表情、只要待在他身邊就覺得很安心,細數著和他的總總回憶,反覆咀嚼這樣的心情…

 

是不是就是他一直不太懂的那個字──『愛』?

 

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所有事情,艾連為他所作的一切,就只為了那一個字──…

里維揚起袖子抹去他面容上的血汙,俯身緩緩地湊近,額頭輕碰著他額頭,閉上眼,他第一次領悟,這就是心痛。

就像快樂美滿的童話故事結局,調查兵團戰勝巨人,是從巨人手中拯救了全世界的英雄,會被世人景仰、名流於世,有著『人類最強』這個稱號的里維功不可沒,多麼完美。

 

那麼,他這個既不懂愛,也沒有辦法保護自己愛的人,又算是什麼?

里維想著,加重手中的力道,任憑對方的體溫一點一點的消失,他卻束手無策。

 

【The End】



後記*

這篇是聽著五月天-超人所打出來的利艾

我真的不是故要讓他們走向BE(´;ω;`)ウッ


但是最後那句『為什麼,我只能夠,眼看著愛人,燃燒成灰燼』

就讓我把節局導向那了啊(´;ω;`)ウッ


不過我覺得這首歌最令人難過的地方在於

『神也不能阻擋,你想離開的心』

說出這句話的人,就證明了對於這份愛情,最後最壞卻也最堅定的打算


啊,總之,

感謝您的觀賞(´;ω;`)ウッ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