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走向明天-利艾/兵艾

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兵長和艾連依舊OOC

*可以接受的人請向下走

 

陽光從窗邊灑落,鬧鈴同時在房間大聲鼓噪起來,約莫過了幾秒,一隻手從被窩裡心不甘情不願的伸出,用力關掉吵鬧源,一個起身,少年就這麼坐在床沿,一臉睡眼惺忪發起呆來。

離開床鋪,他步伐搖搖晃晃地朝浴室的方向邁進,不到五分鐘,便已梳洗完畢,準備更衣。

 

將打領帶的最後一個步驟完成,套上西式外套,少年側揹著書包,抓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還很充裕,思考著要去哪裡吃早餐才好。

打開房門,在客廳迎接他的是滿室的寂寥,他眼神閃過一絲落寞,視線最終落在桌幾張鈔票及紙條上頭潦草的留言。

 

『艾連:

這是這個月的生活費。

天氣最近變冷了,要多穿點,晚上要乖乖在家,不要亂跑。

功課不懂得地方記得要問三笠。

                                                               父親留』


讀完紙條內容,艾連勾起了一抹無奈的笑容,身為外科醫師的父親幾乎早出晚歸,每次都與自己的生活作息錯開來,甚至有時快要一個月沒有回家。


以前母親還在時,從房裡踏出的第一步時總會聽到吐司烤好的聲音、聞到煎蛋與培根的香味、看見桌上冒著煙的熱飲,伴隨母親的一聲『早安』,兩人一起享用早餐,接著他再出門上課,傍晚回到家時熱騰騰的晚餐都已經準備好正等著他了。

 

有母親的陪伴他並不孤單,這樣的場景持續至他十歲那年。母親敵不過病魔侵襲,只留下了他和回憶。

 

思及此,他小心翼翼地把生活費和紙條收好,母親走了以後,父親更加埋首於工作,艾連不清楚父親的轉變是因為想忽略這份悲痛,還是因為覺得有愧於他,又或者兩個原因都有。

 

手機的震動讓他嚇了一跳,艾連趕緊翻出手機查看,注視著上頭來電顯示的陌生號碼,疑惑著將它接起來。

 

「喂?」

 

聽著對方先開口他更加困惑了,艾連開始一一搜尋記憶裡的聲音,不是父親的、不是他同班同學的,更不像是那兩位從小認識的青梅竹馬。

 

接著,艾連下意識浮現幾天前他遇見的那個男人,在經過一個晚上的照顧之後,他本來想請男人再多休養個幾天直到傷勢好轉,後者卻堅持要走,即使他內心有些擔憂,但兩人的關係充其量不過是陌生人,他實在沒有立場去干涉對方的決定,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只是在道別前,男人說了一句『我們會再見面的』,而後拍了拍艾連的頭轉身離去,留下還在原地發愣的他與內心的不解。

 

就是那句話讓他感覺和電話那頭的聲音極為相似,不過又不太確定,於是艾連決定先主動開口:「先生,請問您是…?」

 

艾連不得不承認,他期待對方傳來答案是肯定的,所以在問出口的瞬間,緊張到快要不能呼吸。

對方卻在此時選擇沉默,還給了不像答案的答案:「你從你家出來就會知道答案了。」

 

這次他沒有猶豫,從客廳狂奔到玄關並迫不及待地打開大門,一轉頭就見電話那頭聲音的主人靠著門牌,嘴裡叼著一根菸,手握著尚未掛斷的電話。

 

艾連不敢置信,他憑著印象拼湊男人的名字,「呃─里、里維先生?」驚訝地道:「您怎麼會在…」

 

「我來報恩的。」里維按下結束通話鍵,不待他把話說完,拿出捻菸盒捻熄菸,拉起艾連的手腕就走。

他還來不及反應,就一頭霧水被里維拉走著,「什麼報恩…」接著像想起什麼似的:「里維先生,您的傷呢?」

 

「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艾連鬆了一口氣,這才慌張地追問:「請問我們現在要去哪?」


前者突然停下腳步,回首緊盯在身後這個高過他快半個頭的少年,這個人在撿到他的那個夜晚就對他少了份戒心,伴隨而來是滿溢的關心,一股暖意流進心底,里維故作鎮定地揉了揉艾連的頭,試圖掩飾內心的騷動。


收回在少年頭上作亂的手,里維給了回應,「跟我一起去吃早餐。」

「您就沒有想過我會拒絕嗎…」艾連小小聲地嘟囊著。

 

「先說,你只有『好』這個選項。」

「…」怎麼會有人用如此霸道的方式報恩啊。

 

里維見他不說話,擅自替他下了結論,「就當你同意了。」語畢,不理會艾連的抗議,逕自拽起他的手臂往目的地出發。

「這個超──好──吃。」

與方才極為抗拒邀請的樣子大大不同,里維好笑地望著艾連沉浸在享受早餐的坦率模樣。

里維注意到少年的嘴角旁沾上醬料,伸手用指腹抹去,「小鬼就是小鬼。」再拿起紙巾擦拭自己的手指。

 

艾連頓時連耳根子都染上緋紅,完全不敢直視他,趕緊低下頭繼續咀嚼食物,試圖靠話題來分散臉頰上的燥熱,「里維先生常來這間早餐店嗎?」

 

「啊啊,偶爾。基本上我很少吃早餐的。」

「很少吃早餐?」

里維吃下最後一口麵包,端起咖啡輕綴一口,「嗯,不過工作一忙就會忘了,而且很麻煩。」

 

艾連捧著熱飲,揚起一抹苦澀的笑,「我母親曾說過,早餐是一天最重要的,每天早上總會被早餐的香味叫醒,然後看見她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

「坐在餐桌前,等母親忙完了,我們會一起吃早餐,閒聊著昨天發生的事。」

 

他靜靜地聽著少年的訴說,但那帶著哀傷一閃而逝的微笑,里維沒有錯過。

 

「就算我有時候不小心上課快遲到,她會要求我把早餐帶走。」

艾連想起了母親曾經說過的話、她的千叮萬囑,想起母親倒下時的那天早上,兩個人一如往常地一起愉快用餐,母親笑著目送他離開家,只是他沒有想過,那是他們最後一次可以一起早餐的機會。

 

感覺到眼眶被熱飲的熱氣抹上一層氤氳,艾連的視線有些模糊,「可惜再也沒有機會了…所以,如果可以…一次就好…我…」好想再次嚐嚐母親做的早餐。

 

最後的話語化作無聲的思念,哽咽聲微弱地從眼前少年傳出,雖說聲音沒有很大聲,不過現在是早餐店人潮最多的尖峰時段加上幾乎都坐滿客人,周圍離他們較近的人紛紛投以好奇的目光。

 

這突如其來的發展讓里維感到詫異,倒也不慌張,不過還是會受不了周圍煩人的眼神,輕嘆一口氣,他毫不猶豫牽起艾連的手,拿著菜單到櫃檯去結帳。


走出早餐店後,里維沒有放開他手的意思,似乎也沒有要詢問他哭泣的原因為何,就這麼讓他小心翼翼跟在自己身後,索性當機立斷就往附近安靜的場所走去。

 

待兩人在公園長椅坐下,艾連用力往臉上胡亂抹一把,語氣還帶著哽咽:「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

說實話里維不太擅長安慰人,但凝視少年一邊抽噎著一邊把快要落下的眼淚又硬塞回去,那副倔強的模樣,很是心疼、心臟猶如被狠狠捏了一下。

他嘖了聲,將艾連按上自己的肩頭,「不要逞強裝什麼大人樣,想哭就盡量哭啊。」

 

艾連原本不知所措、不斷拼命亂揮舞的雙手,在聽見里維的這麼說後,緊緊抓住他的西裝外套,僅管少年哭得隱忍,他仍感受到有一股沁涼的濕意在左肩蔓延開。

 

先前與少年的接觸僅是有過幾面之緣的書店店員與顧客,真正的相識相處是在他受傷的那個晚上,嚴格說來他們不過才認識第二天,里維實在不懂為何自己無法對艾連的事情置之不理。

 

「──你以後都來陪我吃早餐吧。」他動作輕柔地拍著少年的背以示安撫,「一樣,我不接受『好』以外的選擇。」

 

他先是怔愣,良久才反應過來,艾連緩緩抬起頭,視線對上里維,下一秒笑得無邪,用濃濃地鼻音說了聲『好。』

 

【The End】


後記*

我沒有打算要讓它爆著麼多的阿阿阿阿阿(痛哭


其實這篇是虱目...思慕的人的後續

但也可以單一篇來看啦


感謝您的閱覽。

评论
热度 ( 9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