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總是被保護著-利艾/兵艾

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可以接受的人請向下走

*兵長可能OOC有

*特別強調一下:這是利艾,真的是利艾,不要懷疑XD


「艾爾文,我進去了。」


一開始先是禮貌性地敲門,等另一頭的回應後,里維推開了房門走進去。

從巨人搶救回艾連後,已經兩個禮拜多過去了,艾爾文身上的傷逐漸有好轉的趨勢,他倚靠著床頭,知道來者是誰,所以視線並未離開手上的書籍。

 

「皮克希斯司令呢?」里維邊問邊拉開艾爾文床旁的椅子坐下。

後者闔上書,視線對上他,「回駐紮軍團去交待事情。」

 

「現在感覺如何?」

「還可以,我會盡量早點恢復。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就要多麻煩你了。」

「說什麼傻話,你的那些公文我改到不想再改了。」

艾爾文無奈地笑了笑,安撫似的拍拍他的頭頂,「辛苦你了。」

 

對方故作生氣拍開在自己頭上作亂的手,而誰都沒再開口,寂靜頓時充斥在整個房間內。


里維嘆了口氣,「你找我來這應該不是為了閒聊吧?」他決定先打破這陣無聲的氣氛。

見艾爾文沒有接話,本來以為是他不想回答這問題的里維也不打算追問下去,卻聽見他遲疑地道:「艾連他…」他停頓了會,「怎麼樣了?」

 

里維有些不解,試圖從艾爾文的神情裡尋求答案,思考幾秒後,或許是默契使然,沒有花多久的時間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對於某些事情。」

「是嗎。」

 

「里維。」艾爾文輕喚了聲,「保護艾連是我們首要任務,但別過度保護了。」雖然是極為隱晦的勸說,但他知道里維不可能不懂。

「…」男人這次難得沒有任何回話,艾爾文知道這是他被說中心中想法會有的反應,良久,才耳聞我知道了這四個字,還夾雜著小小聲的嘆息。

 

兩人的交談被傳出的規律敲門聲打斷,艾爾文才剛作出回應,來者隨即迫不及待的破門而入。

身後還跟著方才兩人討論到的少年,一臉擔憂的表情注視他們。

 

里維蹙起眉,「艾連,你來這裡做什麼?」語氣顯得極為冷漠。

 

艾連比出敬禮的姿勢,「是、是的,因為聽說艾爾文團長受傷了…所以向漢吉桑提出說…想、想…」最後的字句被里維嚴厲的目光一掃全都吞回肚子裡。

 

為了搶救回被被萊納及貝爾托特劫走的自己,憲兵團與調查兵團聯手出擊,但負責支援的憲兵團大多犧牲,調查兵團也失去許多戰鬥經驗的老兵,事後聽同期的夥伴說,艾爾文團長斷送了他的右手臂。

 

他當下吶吶地詢問著讓的整個經過,聽著讓與阿爾敏說明的同時,艾連對著自己內心發誓,他絕對要改變,變得更強,為了他自己,為了大家。


艾爾文團長因失血過多而昏厥的那一幕在艾連腦中揮之不去,也許他並不後悔選擇這樣結果,不過艾連還是會感到內疚;所以這幾天以來,他想要探聽團長的事情,但又不清楚該問誰,於是找上漢吉,想不到對方竟直接回應要帶他來看看團長,雖然慎重拒絕過了,最後還是被硬拖著過來。

 

「艾連,我不要緊的…」

艾爾文話語未落盡,就被里維厲聲喝止:「誰准你可以踰矩的?我有允許你可以這麼做嗎!」


被這樣的口氣懾到,艾連幾乎下意識地大聲回應道:「對不起,下次不會再犯了!」一副深怕再次挨揍的表情。

 

見他露出害怕的神情,里維想起之前審議事件後,他坐到艾連身旁時那驚慌的模樣,內心暗暗地吁了口氣,不禁將語氣放緩些:「今天行程是掃除,你的工作做完了沒?」


原本做好又要被教訓一頓的心理準備,對於兵長的不繼續追究,艾連感到有些意外,愣愣地答道:「已經…完成了。」

 

「哦?那我現在回去檢查。」里維將椅子向後拉然後起身,動作一氣呵成,「你先到門外等我。」

「是!」少年先是詫異地說不出話來,旋即反應過來,趕緊擺起獻出心臟的動作,

下一秒迅速退出房外等待。


本來想解釋是他擅作主張硬要帶少年過來的漢吉,在插不上任何話的情況下,只能眼睜睜看著里維把人趕出去。

 

「艾爾文,你應該沒有事情要交待了吧。」他轉身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坐臥在床鋪上的人開口提醒:「不是剛跟你說別過度保護嗎?」聽得出來語氣裡盡是無奈。


里維停下腳步,側頭望向艾爾文,半晌才回覆,「…我會適可而止。」

接著也把漢吉叫上,還給對方一個安靜的空間。


艾爾文的話,里維不是不明白,他是該適時放手,讓少年去面對殘酷的世界,這無疑是生命必經的過程。

 

但都忘了他不過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還來不及傷感失去母親,就突然肩負起全人類的希望,在沒有誰可以保證會不會有明天的日子中渡過,在生命威脅之際被迫做出不後悔的抉擇,卻沒有人告訴他,有時這樣的決定,其實是很多次後悔的經驗累積而成,這是何等沉重的負擔。


思及此,里維將目光望向走在他右手旁的少年,像是心電感應似的,艾連同時轉頭看向了他,正想說什麼時候,過於高亢的討論聲音在長廊前方的不遠處響起,一字一句傳進他們的耳裡。

 

「嘖,為了一個怪物小鬼犧牲這麼多人,真是一點都不值得。」

「憑什麼我們要聽從調查軍團那些怪人的指揮啊?」

「是說,救回那小子對我們來說真得是好的嗎?」

「誰知道呢,沒有人可以保證說他會不會哪天連我們都吃了。」

「不知道他是用什麼方法攏絡調查兵團的人…真是個噁心的小鬼。」

 


沒有誰再往前踏,三人就這麼站在原地聽著憲兵團的談話,越聽到後頭,他們越將矛頭指向艾連,還時不時夾雜著言語攻擊和嘲笑聲。


少年一副隱忍的表情,他想怒吼反駁,又覺得這樣做似乎不妥,可能也會給兵長和漢吉帶來麻煩,只能將這憤怒藏進握緊的拳頭。

 

下一秒,令漢吉和艾連意想不到的身影居然搶先開口制止了。

 

「喂,你們幾個。」

「里、里維兵長!」

原本在討論搶救行動的憲兵聽見熟悉的凜冽口氣迴盪在長廊,嚇得立刻禁聲,反射性地舉起右手,站成一直線。

 

「憲兵團的每個人都像你們一樣閒到有時間站在這聊天嗎?」雖說屬於不同的兵團,也常常對於調查兵團的決策和想法有質疑,卻還是不失該有的禮節,不過人品方面確實需要再加強,里維內心想著。


「十分抱歉,是我們怠忽職守!」


以他的立場來說,里維是無權管轄憲兵團的人,所以他什麼話也沒說,一 一將他們的面容掃視過,便面無表情地轉身離開。

就在以為對方不再追究而內心暗自鬆了口氣的憲兵團的人,里維冷不防地冒出一句話:


「下次說別人閒話前,記得注意四周。」


霎時,憲兵團的所有人鐵青了臉,不敢吭聲。


「最好能把這些時間拿來做訓練,免得下次支援壁外調查時回不來。」


艾連不敢置信,因為站在他這邊、替他說話的這事情,他沒有想過會從兵長口中聽到這些話,等到吼叫著要他別磨磯快點跟上時,他才回過神小跑步到里維的右手邊乖乖待著。

 

「真是的…還說會適可而止…」


被遺忘的漢吉抱著胳臂,凝視前方有些距離的兩道背影輕嘆道:「你這完全是過度保護啊,里維。」


【The End】



*後記


那時剛好翻到了巴斯神算的網頁

我最不擅常想題目了XD

索性抱著試試的想法玩玩看

跑出了  題目是[227.保護過度者、被過度保護者]


而第51話也在那時候出,很符合我想寫的這個題目wwww

在這裡說明一下艾爾文和里維的互動

既是上司與部屬,也是並肩作戰的夥伴

他們兩個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像認識很久的老朋友那樣

里維信任艾爾文,同時也很尊敬他,團長亦是如此

就偷偷的設定成工作方面的艾爾文跟他的互動是一回事,私下的互動又是另一回事wwwwww


.......................總覺得講到後來好像快要脫離利艾XDDDDD


這是利艾喔,這篇絕對是利艾。 (煩欸你


感謝你的閱覽。

评论
热度 ( 15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