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唯有此刻-利艾/兵艾

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可以接受的人請向下走XD


男人茫然地望著雙手,卻看不清楚輪廓,這才意識到周圍是一片漆黑,令他頓時以為這裡是在終日無法見到陽光的地下街,倏地,黑暗開始向後流逝,場景轉換成戰亂過後的模樣,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滑落,皺起眉知道那是什麼,並舉起握著刀刃的右手,而鮮紅的血液正巧從掌心逆流至手腕。


怔愣幾秒之後,他將視線拉回,卻看見印著調查兵團徽章的部分胳臂懸掛在破碎的屋瓦上,一具又一具的屍體遍地,一片狼藉。

看見了昔日的戰友倒臥在血泊中,男人邁開步伐來到他身旁蹲下,而一雙充滿驚恐的眼睛與他自己四目相接,他伸出手替對方闔上雙眼,與此同時,也像是祈求般地跟著閉目。


…長。

──兵長。

 

接著,他聽見有人在呼喊自己,猛然張開雙眼,就見一張熟悉的臉龐盯著他。

 

「…艾連?」坐起身,里維試圖強壓下那份不適感,而少年似乎是從他睡醒前就一直坐在他身旁。

「您還好嗎?」

 

只用微微點頭當作回應,他腦袋還有些混亂,怔忡環顧了一會,放眼望去四周是翠綠一片,才想起他們前幾天來到調查兵團的總部,這裡是訓練場所附近的森林。


「兵長…您覺得如何?」見里維尚未好轉,艾連神色慌張的再次開口問道,

「我去幫您拿些水和濕毛巾過來好了。」說罷站起身準備離開。

他卻更快一步拉住後者的手,「不用…」

 

「可是…」

「我沒事。」

艾連依舊不放心,哪怕只有一點,他也想幫上里維的忙,便又繼續追問:「那有沒有我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一雙翡翠綠的眼睛就這樣直勾勾的望著里維,而從少年的雙眼看見了充滿疲憊神態的自己,以及少年滿滿的關心。

他忽然覺得眼前的人拼命替他擔心的模樣可愛極了,忍不住有股想捉弄他的念頭湧上腦中,里維想了想,於是他指指草地,示意要艾連坐下,待對方一臉疑惑地就作後便直接閉眼躺倒他的大腿上。

 

「兵兵兵長?請、請問這是…?」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艾連顯得非常不知所措,講話都結巴了起來。

 

「艾連。」

「是!」

看著少年立即正襟危坐,他不禁內心微微一笑,不適感頓時消失了大半,

表情稍稍緩和了些,語氣也跟著不自覺放柔。

 

「別動,暫時先這樣讓我休息一下。」

少年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

 

「回答呢?」里維睜開眼與艾連視線對上,伸出手輕輕撚起少年額前的瀏海把玩。

過了半晌,連脖子都紅了的艾連幾乎是將頭埋進胸前,才聽見他小小地聲說:「是…」

 

艾連不敢將目光停留在里維的睡臉上,於是只好四處張望來減輕些慌亂感,此刻雙眼所見都是翠綠的茂林,陽光穿梭在這片綠林間,悅耳的鳥鳴聲充斥耳邊,兩人身處樹蔭下正好阻擋了些熱度,一陣又一陣的微風徐來,他不禁有些著迷。

 

享受著風吹過肌膚的感覺,艾連心情頓時放鬆不少;為了生存而戰鬥,在過去的生活裡總是得提高警覺性,這樣的日子實在難得,其實他們要的,只不過是最簡單的平凡。一股睡意油然而生,他緩緩地閉上了眼。


「佩托拉,你有看到艾…」

格達向站在不遠處森林中的隊友詢問已經消失快一個上午的兩人的蹤跡,

後者對他比了一個禁聲的動作,他一臉疑惑地走進後才發現理由。

 

「哎,睡得可真熟。」

「就是說啊。」

「晚一點在叫醒他們兩個人吧。」

 

就讓他們好好休息吧。

佩托拉和格達相視一笑,想法不約而同,便取下自己的披風覆蓋在兩人身上,接著悄悄地離開。

 


【The End】

 

後記*

 

哎,終於更新了我(趴

打這篇時事情一窩蜂的湧上,心煩

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勁來

 

靈感來了,其實很想寫文,但又不知道該從何下筆

還好找回來那種感覺了XD

 

這篇其實就是想表達

有時候簡單也是一種幸福。

靈感來源來自於:http://www.youtube.com/watch?v=_AL_Nbo3iNk

 

 

 

 

感謝你的閱覽。


小劇場:

兵長:....臭小鬼,我是叫你借我躺一下,沒叫你跟著我一起睡(陰沉臉)

艾連:(跪坐)是,對不起...。

兵長:托你的福,我們錯過了下午的訓練

艾連:真的非常抱歉!

兵長:給我做好覺悟吧。


兩個人睡醒後發現已經快到了晚餐時間XD

评论 ( 4 )
热度 ( 9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