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思念的淚水-利艾/兵艾

以下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轉生梗(?)

*BE吧?

 

他緩緩睜開眼,起身瞥了眼在床頭上的時鐘,時針才正接近九而分針連十二的位置都還不到,有些煩躁地撓撓瀏海,明明今天是放假的日子,生理時鐘卻不肯讓他再多睡一點。

 

里維頓時睡意全消,他嘆了口氣離開被窩,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準備梳洗。

 

前幾天公司裡的同事漢吉,給了他一張世界歷史展的門票,身為世界歷史控的對方,早在確認展出時間的同時,就已經排好休假在那時放鬆整天,又說什麼他一次訂了十張團體套票,展覽也不過才七天,所以剛好可以分給他和艾爾文。

 

里維不懂世界史到底有什麼有趣的,但在接下他送的門票後,對方雙手搭在肩上千拜託萬拜託一定要去看,不看會後悔,當下原本想手刀漢吉的里維,被他過於認真眼神給震懾住,只好不耐煩地應允了對方。

接著就陷入每天去上班總會不停纏著他詢問打算什麼時候去看展覽的模式。

 

擇日不如撞日,里維邊想著邊吃著早餐,沒有猶豫就決定了今天休假的行程──逛完該死的世界歷史展。

 

換上簡單的素色襯衫和休閒褲,再次確認好該攜帶的物品,他按著門票上的地址,花了三十分鐘的車程終於來到展覽館場。

 

據說在兩千年前,世界出現一大群會吃人的巨大人類,它們是人類的『天敵』,僅剩的人類為了活下去築起城牆,在失去自由的牆內生活長達數百年的時間,直至某天出現一位可以巨人化的人類,且在他家鄉的地下室中有著解開巨人的秘密,接著被三個軍團中的『調查軍團』歸管,與人類最強士兵一同作戰,展開反擊奪回屬於他們的自由……這就是『世界歷史』。

 

里維對於這四個字的印象僅限於國、高中時,特別是高中時期,幾乎是大學聯考的必出考題,同學們不外乎卯起勁、死命的來念這複雜的內容,而他自己倒是沒有花太多心力在這科目上,卻總能輕鬆就拿高分,彷彿這些敘述的故事是自己歷經過般。

 

──彷彿這些敘述的故事是自己歷經過般,腦中無意間掠過這句話時,他嚇了一跳為何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不過聽兩位都是世界史控的父母說過,他的名字確實是從那取來的。

 

他漫不驚心逛著展覽,從最初巨人的出現、三個軍團的介紹、調查兵團結果、壁的由來、巨人的秘密,偶爾看牆上的圖示,偶爾望向模型的解說。

 

「好──各位小朋友看這邊──」解說員清澈宏亮的聲音在館中響起,除了引起現場小鬼頭們目光外,也一併吸引了里維的注意,「在你們左手邊玻璃裡所看到的是,當初那位可以巨人化的少年的人型模樣。」

 

小朋友們的驚呼聲連綿不絕於耳,里維豎耳傾聽著,接著好奇地依循他們注視的方向望去──…

 

里維不敢置信眼前所見的景象,透明玻璃中一個與真人成正比的少年靜靜佇立在那,晶瑩剔透的水晶包裹著它,少年雙手環抱身軀,閉著雙眼,平靜如水的容顏,好似只是睡著般,等等便會清醒似的。

 

霎那間,好的、壞的情緒在里維胸口凝聚起一股言語無法形容的感受,他內心激動不已,太多太多想法不斷地重複出現在腦中,「他或許認識這個人」、「眼睛是碧綠色的」、「笑起來很可愛」、「很怕他卻也很尊敬他」、「背負著過於沉重的希望」、「喜歡不要命的往前衝」、「喜歡逞強」、「喜歡他」……似曾相識的片段畫面一幕又一幕在這個人的身上上演。

 

「小飛哥哥,請問這個人還活著嗎?」

小女孩用著稚嫩的童音發問,里維回過了神,他倏地感到有些頭疼,伸手揉了揉太陽穴的位置。

 

「嗯──真要說的話,是一半一半喔。」

「什麼意思啊?我們聽不懂──」

「就是說,這個人還有呼吸,但是很微弱,雖然看起來像在睡覺,卻永遠不會有清醒的那一天。」

「蛤,那樣不是很可憐嗎──」

 

小朋友們的哀嚎聲頓時此起彼落,下一秒就被解說員解說的另一邊新鮮事物給分散了注意力,

不再對這個話題感興趣。

 

里維再次注視起他,但視線沒有久留,他邁開步伐,打算先離開找個地方休息,約莫走了幾步後,他再度回首看了一眼,接著沒有猶豫地轉過身,身影隱沒在人群之中。

 

所以他並沒有發現,櫥窗裡的少年左臉龐滑過一道透明弧線,最終蒸發消失,他努力試著開口喊出聲卻無能為力,如果透過唇形仔細描繪,會發現對方喃喃低語著…

 

『…兵…長…』

 

【The End】

 

 

 

*後記

在我來看,其實這篇是在虐兵長哦XD

雖然乍看之下是艾連被封印(?)起來,

比起忘了一切、這輩子注定與他擦肩而過、無法再有機會見面的里維,

艾連至少算是抱著美好的前世記憶直到永遠或者死去

靈感來源來自於林冠吟-秦俑這首歌

 

感謝您的閱覽。

评论 ( 85 )
热度 ( 7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