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里維生日賀文 思慕的人-利艾/兵艾

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轉生梗永遠用不膩

*兵長OOC有吧…?

*可以接受的人請向下走XD

 

 

他倚靠在斑駁的牆壁旁,仰起頭望著漆黑的夜空,鼻腔吸入一股又一股的冷空氣,從肺進入心臟,順著血液流至全身,意識頓時清醒了許多,腹部仍舊隱約地作痛著。

 ──真是倒楣。

男人不耐地嘖了聲,他翻找起口袋來,從中拿出香菸並取下一根點燃,動作俐落絲毫看不出來他是名傷患。

 

也許在高中當混混時壞事做得太多,現在報應來了,誰都不會料想得到,他只是像個普通的上班族正常上下班,會被年代久遠甚至連樣貌都記不起來無名小混混尋仇,且被捅了一刀。

 

跟別人求救一向不太符合男人的作風,現在的他,如同一隻負傷的野獸,何況他現在這模樣走出去任何路人都會嚇到。


儘管傷口的疼痛讓他的腦袋有些暈眩,手腳使不上力,依然裝做若無其事坐在原地緩緩抽起菸來,他低頭看看自己身上渲染開來的紅,自嘲地想著會不會因為這樣失血過多而就這麼結束短暫的一生。

 

倏地,一陣落在手背上的涼意將他從思緒裡抽回,男人困惑地皺起眉,接著映入眼簾的是猶如棉絮的雪花不斷地落下。

 

他想到今天似乎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人們口中最想與情人過渡的節日其一,而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雪更增添了不一樣的氣氛與意義──今年會是個美麗的白色聖誕節。

 

往暗巷外的望去,街道上氣氛變得熱絡,路上部分的行人為這場雪雀躍不已,但對習慣一個人過三百六十五天的男人而言,這些特殊節日與他毫不相干,就算這天是他的生日也一樣。

 

男人感到疲憊的閉上眼,嘴裡叼著菸,腦中不知怎麼地回憶起近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情,最後畫面定格在微笑的一名少年上。

 

一個月前,他下班走進車站前的書店,打算尋找工作方面要用的書籍,由於架上陳列的書太多了,想說乾脆詢問店員比較省時間;那天正好就是少年值班,對方長相、說話方式、行為舉止,他覺得似曾相識。

 

 『──不要再錯過了。』

 

 有一道聲音倏地在內心響起,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連他自己也不明白,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月他天天報到,假裝逛書買書,實際上是在觀察少年的一舉一動。

 

聽說將死之人的會看到這一生如同默片重播,是不是在說現在這情況?

男人諷刺地笑了,深吸了一口菸,讓肺臟和鼻腔盈滿苦味,吐出,化為一縷白煙,最後將它捻熄。

 

「──先生、先生?」

他聽見似乎有人在叫他,可連睜開眼的力氣都沒有,他告訴自己,或許是即將死亡出現的幻聽吧。

 

「這位先生,您還好嗎?」

 

發覺這聲音極為熟悉,男人先是怔愣幾秒,下一刻猛地睜開眼,他萬萬沒有想到方才心心念念的人現在居然在自己眼前。

 

少年臉上寫滿擔憂和著急,眼尖地看見男人襯衫右邊被血浸染一大片,他連忙蹲下來查看對方的傷勢,「我先帶您去醫院吧。」

 

他試著翕動嘴唇,乾澀的喉嚨卻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少年以為他同意了,站起身準備離開要去招呼計程車,這時男人一把抓住他的手,啞著聲艱難地道:「…不要…去醫院…打死我都…不去…」

話語落盡,男人在逐漸失去意識,只剩少年焦急的呼喊縈繞在耳邊。 

 

 

他討厭醫院,他更討厭醫院那種生離死別的氣氛,和有時身處夢中場景,那深刻的沉重與悲痛的感受過於相似。

所幸他長到這麼大,除了較重大的疾病之外,去過的次數五根手指數得完。

 

一陣疼痛襲上感官,他清醒了大半,伴隨吸入鼻的是引人垂涎的食物香味,不是消毒水味,他帶著疑惑睜眼想知道這裡是哪裡。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間擺設,男人勉強撐起身環顧了四周一會,只見矮桌上擺放挑起他食慾的元兇。

 

「啊,您清醒了?」房門無預警的被打開,少年看見男人坐起,

趕緊把手裡的食物擺放在矮桌的另一端,衝上前去扶他。

 

少年一邊把水杯遞給他,一邊解釋:「我爸爸是醫生,也請他看過了,他說傷口不是很深,所以不一定要到醫院去縫合,您會昏倒是因為沒有適時止血加上在寒風中待太久。不過還是請您動作還是別太大,怕會牽扯到。」

 

男人輕啜一口水潤了潤喉嚨,表情一副懵懂,少年想起一開始就該先說明清楚的事情:「啊,這裡是我家,由於您說不想去醫院…我就擅自把您帶來這了,不好意思。我並不是什麼可疑人物喔。」


望著他拚命澄清的模樣,男人忍不住揚起嘴角,「…謝謝。」用沙啞卻誠懇的語氣向對方道謝。

 

男人的笑容令少年不禁怔愣,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懷念,於是脫口就問出:「請問…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在這陣子您常來書店的更早之前…」

 

這次換男人愣住了,他沒有想到少年認得出也還記得他,不過很是訝異他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想了想便回:「我想應該沒有。」

 

「──你這是在搭訕?」男人臉上雖然面無表情,但語氣透露些許的調戲。

 

「啊…不、不是,那個…呃…」經男人這麼一說,意識到這句話很像在搭訕的少年羞得整張臉都紅了,慌張地語無倫次了起來。

 

男人忽然對少年起了興致,他意味深遠地看了他一眼,快速地拉過後者的手,兩人的距離一下子縮短到呼吸都混在一起。

「名字。」

「什麼?」少年一臉不解。

 

「告訴我你的名字。」

「艾…艾連‧葉卡。」幾乎反射性地回答。

 

「艾連嗎…」他重複了一遍,男人目光含笑,「下次搭訕別人前,應該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喔。」

 

接著報上自己的名字:「叫我里維就可以了。」

 

【The  End】


 

 

*後記

我對不起兵長(下跪

這篇是他的生日賀文.............

這陣子工作太忙,所以就拖到了現在(遠目再遠目

聖誕節都過了幾百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後會補償兵長的XDDDD

感謝您的閱覽。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