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倒影之雨 Chapter.03-利艾/兵艾

以下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所有資料、背景設定什麼的,都是參考、都是OOC,請注意!

*里維的設定注意,里維的設定注意,里維的設定注意,因為怕雷到人,所以要說三次XD

*應該會有完結的那一天(淦

*可以接受再請往下走




印象中那時候,明明幾天前還艷陽高照,天氣熱得有些煩躁,他準備利用特休,打算好好陪在她身邊,好好專心地照顧她,又怎麼會預料的到,離別來臨的如此之快,快得他措手不及,就像說變就變的天氣。

 

早晨陽光越過窗沿,灑落在她眺望窗外風景的臉,肩膀披上的單薄外套,隨著吹進來的風輕輕擺盪,猶如天使展翅飛翔,站在病房門口的他,怔忡地凝望著,幾乎以為下一刻,她就要隨著這道光芒離他而去,於是忍不住開口輕喚她的名。

 

橘髮女子聽見,轉過了頭,先是面露驚訝詢問他:『你怎麼會有空過來?』隨即綻放了美麗的笑容,『工作呢?結束了嗎?』

 

『啊啊,我請特休。』

『特休?怎麼了嗎?』

『…』他沒有回答,逕自轉過身尋找起什麼,半晌才道:『你渴不渴,我幫你倒水。』很明顯的是在轉移話題。

 

女子眨了眨杏眼,而後掩起嘴偷笑,她頓時明白了男子沉默和轉移話題的原因,所以並沒有追問下去,『好,麻煩你了。』

 

而這一幕幕她所擁有的笑容,被牢牢地記錄在他大腦的海馬迴。

 

霎時,畫面卻失去了色彩,斷裂的痕跡向外延展開來,最後碎裂成碎片,散落一地,連拾起拼湊的機會都沒有,眼前的景物不斷往後流逝,一轉眼已經什麼都不留。

 

這次他只靜靜注視著那被放大、被沉重的外框限制,被命運無情奪去生機的笑容的照片,他沒有哭泣。應該說,他本來就不太擅長表達自己情緒,一貫冷漠而平靜的表情,與周圍啜泣聲和沉重的氣氛成了對比。

 

他感到有些窒息,想抬頭望一眼生前她最愛的藍天,卻只見一片灰濛濛,細細的雨絲就這麼落入他的眼眶,順著臉頰蜿蜒,最後孤獨地在落於地前蒸發在空氣中。

 

 

雨仍舊未停歇,窗外看不見一絲曙光露臉,連帶辦公室內一片灰白,最近常在辦公室過夜的里維,讓他有時候會有分不清楚現在是夜晚還是黎明的錯覺。

 

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頸部滑落,將里維的思緒從假寐中抽離,他用手指勾起金屬項鍊,連同繫在鍊子上的物品一併拿起,一枚樣式簡單、純銀的戒指倒映在他灰藍的眼眸裡,彷彿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他不能忘記。

 

──我希望,你在每次想念我的時候,不會只有悲傷的哭泣。

──記得,我從來不曾離去。

 

這些話語猶如飛燕,盤旋在他名為心的天際,里維愛憐般用指腹輕輕地腹摩娑著,下一刻閉上了眼,在戒指印上一吻。

 

外頭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他將項鍊收回襯衫內,一面朝門口喊了句『進來』,一面從沙發翻身坐起。

 

「里維,艾連他們那邊有新的消息。」

「說來聽聽。」

 

漢吉把茶几上一些不相干的文件往旁邊一掃,在里維面前放上一疊整理好的新文件,「昨天晚上艾連他打電話給我,說其中一包並不是crack,今天早上一送過來,我馬上拿去鑑識組重新檢驗,還真的賓果了。」

 

「…有一包不是crack?」

「對,雖然觸感、形狀、大小都很相似。」

「查出是什麼毒品了嗎?」

「目前鑑識組還在核對資料中,晚一點會再給我們消息。」

 

里維靜靜聽著,咀嚼著字裡行間的蛛絲馬跡,消化著這項情報,心中不禁對那個遲到小子改觀了些,翻閱起漢吉方才送來的文件。

 

死者是一名失業多年約三十出頭的男子,據他母親陳述,死者在被裁員因打擊過大後一直躲在房裡不肯出門,不論父母親怎麼罵、怎麼勸說都沒有用,之後就成了所謂的『繭居族』。

 

前陣子的某一天,母親經過房門口時,聞到一股很特殊的氣味,這味道持續了好一段日子,聞起來還有種安心感。

 

他的母親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想問說有關這味道的事情,抱著會被拒絕於門外的可能,她先是敲了敲房門,良久都沒有得到回應,逕自推開房門走了進去,才驚覺自己的兒子已斷了氣,陳屍在房內的床鋪上,趕緊報警叫救護車。

 

死者的母親曾表示,原本足不出乎的死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偶爾幾次下班後,曾看見不屬於家裡的鞋子出現在玄關,也曾聽見死者的房內傳出嬉鬧聲,死者給予的回答說那是他朋友,他母親認為願意結交朋友,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便沒再追問。

 

在刑事小組到場後,確實從死者的房內搜出許多crack,整起案件如果上了社會新聞,記者們的標題大概會下『失業男子大受打擊因吸食毒品過量』,這樣類似單純的標題。

 

直到交給法醫解剖驗屍後才赫然發現,從死者靠近心臟的位置找到像是尖銳物刺傷的傷口,憑著辦案多年來的經驗及直覺,推翻了一開始以為只是毒品吸食過量的想法;他們將這一切的關鍵串連起來,推論出『可能因毒品交易不合而遭人刺殺』這樣的結果,並且積極地朝著這方面去蒐證、調查。

 

思及此,手上報告剛好到這告一段落,但里維總覺得這案子有種說不出的不對勁。

 

每次在處理案情時猶如在拼一副拼圖,這東湊一塊、那西湊一部分,再全部統合一起,好不容易以為有個雛型出來,卻吃驚地發現還差小一塊,而剩下的那一塊找遍了仍不著痕跡,像憑空消失似的,使距離完成的腳步延宕、陷入膠著。

 

或者、說不定那最後一塊,是被誰惡意藏起。

為的只是──不想讓人看見這拼圖最後的模樣。

 

當內心不經意地閃過這句話時,里維煩躁地撓了撓頭髮,隨後俐落地從菸盒抽出一根菸點燃,用力地吸了一口再吐出,畢竟他實在不願往這樣負面的方向去揣測──

 

內部裡有叛徒。

 

「怎麼了?是不是想到什麼了?看你一成不變的表情有了起伏,其實還挺有趣的。」

「…」里維沒好氣地白了漢吉一眼,「沒什麼…,艾爾文在嗎?」本來想帶過不多談,倏地卻話鋒一轉,決定先與艾爾文討論。

 

「在,他在辦公室內。」

「我去找他。」

「啊等等,里維。」漢吉趕緊趁對方離開辦公室前,往他胸前順勢塞了一個手提紙袋,「這給你。」

 

里維接過,疑惑地問道:「這什麼?」

「你打開看就知道了。」那人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

「…」

 

那是一套高中生的制服,里維僅短短瞥了一眼,眉與眉之間便迅速地攏在一起,他抬眼狠瞪著漢吉,語氣的溫度降了好幾度,「你在耍我嗎?」

 

漢吉一臉無辜地回望,聳了聳肩,「我只是跟艾爾文稟報『我們需要潛入校園用的服裝』這樣而已,我怎麼會知道他為什麼會拿這套給你。」

「嘁,那個死禿頭。」

「反正你等一下要去辦公室找他,可以跟他上訴啊。」

 

里維長吁了一口氣,直盯著漢吉那副準備看好戲的表情,加上那狡猾到不行的笑容,看來早在交給他紙袋前,就已事先看過內容物。

 

有些不太記得跟這人的孽緣是怎麼開始的,只知道兩人同所警大又同梯次一起畢業的,曾聽同期的對漢吉的評語,她的術科成績與筆試成績都算不錯,甚至連射擊課程的分數都不比里維差,選擇了業務繁雜又死板的情報部。

 

原本該隸屬於總務部底下的『情報課』,因案件量年年增多的情況下,後來決定獨立出來,成立為『情報部』,負責警視廳下至上所有案件整頓與統合。

 

兩人第一次合作時,里維才明白了何謂適才所用,漢吉的好奇心和大膽假設的個性,加上善於分析和快速彙整的頭腦,總能在第一時間內推敲出合理又正確的情報,情報部根本就是她的天職。

 

雖然這樣的人才對刑事部不可或缺,里維也曾詢問過她的意願,不過她給予的回應是:她是喜歡研究屍體沒錯,但更喜歡得到最後結論瞬間的暢快和興奮感。

 

里維聽完後只蹙起眉心,更確定除了『怪人』兩個字,再沒有其他適合漢吉的形容詞了。

 

捻熄了菸,收好漢吉轉交給他物品,里維在消失對方視線之前,交待這麼一句話:「鑑識組那裡有動靜記得通知我。」

 

他邁開步伐,駕輕就熟地往警視副總監的辦公室走去,一路上思考、評估著剛才掠過腦中想法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鑑識組是他們合作了十幾年的工作夥伴,目前為止都不曾出過這樣的紕漏,於是他念頭一轉,猜想著會不會是在彙整這些資料時出了差錯,但下一刻,里維否定這可能,因為他們手中掌握的情報都出至於漢吉的手裡。

 

一定還有什麼沒有注意到的──他強迫著自己努力回想,不斷在腦中拼命地一遍又一遍複習,完全沒有自覺腳步已來到了目的地。

 

所以艾爾文拿著影印資料回到辦公室時,就見他面露兇光,兩道眉間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一副像是要討債的模樣站在門口。

 

「…里維,在繼續盯著看,門就要被你燒出洞來。」艾爾文忍不住出聲提醒,「真難得看到你過來。」他插入鑰匙,轉動著門把率先走了進去,對方緊跟在後頭。

 

里維直接在會客區的沙發坐下,翹起腿,不選擇跟他廢話直接奔主題,「你知道我們從死者的住處搜出來的毒品,有一包不是『crack』嗎?」

 

「知道,漢吉今天早上通知我了。」艾爾文將資料放到辦公桌上,再走到飲水機前準備沖泡咖啡,「即溶的可以嗎?」

他回應了一聲『嗯』,便朝艾爾文問:「你怎麼看?」

「…」

 

話語落盡,整個空間只剩下了水落入杯內的聲音,艾爾文凝視著熱氣扭曲地升起,飄散在空氣中,良久,他緩緩地轉過頭,與里維四目相接,反問:「你呢,你又怎麼想?」

 

「現在是我先問你話。」

「呵,全警視廳大概也只有你敢這樣跟我說話。」

 

艾爾文端著兩杯沖泡好的咖啡走到了沙發前,並在里維對桌坐下,把其中一杯咖啡放在他面前。

 

「你來找我總不會是要跟我閒話家常吧,一定是你有了什麼想法或者重要的事情──重要到比起電話裡說明,乾脆過來找我談還比較快。」他啜了一口咖啡,「別拐彎抹角了。」

 

里維揚起半邊眉,他想起這男人也是他工作上相處了快十年的人,他是個什麼樣性情的人,對方會不清楚嗎?

 

不過兩人之間說微妙也挺微妙的,與漢吉不一樣,他們並非是孽緣那樣的關係,作為一名上司他很可靠,作為一名朋友他盡心盡力,真要為這關係硬套上個什麼的稱謂,他大概會用『夥伴』這一詞吧。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但並沒有把杯子放回桌上,咖啡的液面倒映里維染上一些晦澀的瞳孔,「這只是我的猜測,一切尚未屬實──…」

 

刺耳的鈴聲述地響徹辦公室裡,艾爾文和里維一齊往辦公桌上發出聲響的電話看去,前者露出苦笑,擺了擺手,示意要後者稍等一下。

 

艾爾文起身繞過茶几,走到桌旁拿起電話,按下內線鍵,「喂,你好。」

「艾爾文你是便秘是不是啦!這麼慢才接電話!」他揉了揉被聲音震得有些發疼的太陽穴,差點忘了還有第二個人也敢這樣跟他說話,「漢吉,我在跟里維談事情,如果你──」

 

沒等艾爾文說完,漢吉換上嚴肅的語氣打斷了他,「鑑識組的報告出來了。」

「結果?」

 

「沒有任何這毒品的資料。」

「──沒有?」艾爾文停頓了一會,蔚藍的眼瞳添上了一絲疑惑,「你確定?」

 

「確定,鑑識組核對了所有毒品資料庫的檔案,依然沒有消息。」伴隨了一聲細如蚊蚋的嘆息,漢吉再度開口:「但卻跟十五年前,耶格爾一家的命案,有很大的關係。」

 


 

【to be continued】

 

 


後記*

名字終於確定了(大字躺)

.....但又爆字,到底為何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繼續拼後面QQQQQQQQQQQ

 

 

感謝你的觀看。


评论
热度 ( 7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