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Embrace。

人生就像長篇小說一樣,總會有完結的時候。
但那些故事情節,卻會永遠留在讀者的心中。

(這裡主要更新利艾文XD)
寫文很慢,但不寫就會往生的人。(淦

進擊的巨人 倒影之雨 Chapter.01-利艾/兵艾

以下注意:

*名字取用東立翻譯

*所有的背景設定什麼的,都是OOC,請注意!

*應該會有完結的那一天(淦

*可以接受的人再向下走





黑暗中只剩下踏在地板孤獨的腳步聲。

 

男孩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不停地狂奔,頭也不回的向前跑著,莫名的恐懼感緊隨再後,好似下一秒便要將他吞沒,四面八方傳來曾經令他感到安心和熟悉的聲音,如今卻轉變為尖銳、破碎的細語,字字句句都足以撕裂心臟,像可怕夢魘纏繞著他不放。

 

他全身顫抖著並摀住雙耳,試圖築起堅固的城牆隔絕,但效果不大,於是只能假裝什麼都沒聽見;這條路能通到哪裡去、這片黑夜的盡頭在哪裡,他不清楚,也從沒有想過,腳下邁著步伐未曾停歇。

 

也許,就算奮力跑到生命終結的那天,自己仍舊還是在這深淵──

 

猛然睜開雙眼,他看見的是一片純白的天花板,接著轉動眼珠子,左手邊是勾勒出外頭灰濛濛天空的窗戶,右手邊擺著的是衣櫃書桌等家具,他閉上眼做了幾次深呼吸,撫平急促的心跳節奏,枕頭上殘留著被冷汗浸濕的痕跡,除此之外,一切的一切,一如往常。

 

緩緩坐起身,他拿過放在床頭櫃上的礦泉水瓶,扭開瓶口便猛灌起來,灌入速度不及吞落的速度,微涼的水就這麼順著嘴角滑落,直至過快的心跳逐漸平穩、乾燥的嘴唇也被滋潤,才感到滿足地鬆口,再擦拭起殘留在嘴角旁的水珠。

 

對於方才的夢,他只有零星的片段記憶,語焉不詳的細碎呢喃聲,令人心碎的感覺;自有記憶以來,這樣的惡夢如同電影般一直重複播映著,縱使機率頻繁,他卻對沒有任何印象,每每試圖回想,身體就會像發出抗議似的,開始頭痛欲裂,如同在告誡他:回想起來對自己沒有好處。

 

所以關於夢境的內容,他始終記不太得。

 

一陣低鳴聲倏地傳入耳裡,他回過神,循著聲音轉頭,一雙圓滾滾、黑珍珠般的瞳孔直盯著他不放,就這麼顯眼地靠在床沿,在未開燈的灰暗房間裡,著實讓他吃驚了一下,趕緊定了定神,伸手撫摸著奶油色的頭。

 

「Iila?乖,沒事的。」青年左右來回輕撫,「真的沒事的,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他猜想,或許自己方才在睡夢中不小心喊出聲,被喚名為Iila的狗兒,注意到主人有異樣,牠慌張地走到床旁查看,想幫忙卻又幫不上忙,只能在一旁守候著。

 

Iila舒服瞇起眼,輕輕搖晃著尾巴,享受主人溫柔的撫摸,但下一秒拉咬住青年睡衣的衣袖,扯了幾下,像在示意著什麼。

 

「怎麼了?」力道之大似乎要將青年從被窩中拽出,他穩住身體才沒跌落床舖,很是疑惑地望著牠這平常不會有的舉動,Iila的咬勁又加大了些,青年掀開了棉被離開床,蹲下來與Iila平視,再度揉了揉牠毛髮柔順的耳,「Iila是不是餓了?」

 

只見牠『嗚嗚』地持續鳴叫著,舔上青年的側臉,似否認又似承認;接著Iila轉過頭朝牆上的某處吠了一聲,他不解地往那處看去──

 

懸掛牆壁的鐘上頭顯示的時間為八點十分。

 

青年愣住,一瞬間,以為自己看錯了。用力地捏了臉頰一把,發現這股疼痛真實不已,他認清到自己並非在夢中的世界,也讓他認清到上班遲到的事實,隨即一陣慘烈的叫聲響徹整個屋內。

 

 

靜謐的辦公室裡,雨聲和遠處不時傳來陣陣的雷鳴交錯著,但這一切都被氣密窗隔絕在外,微弱的氣息幾乎讓人不可聞,儘管如此仍無法阻擋,早在梅雨季開始,就已經在他內心蔓延開來的鬱悶及煩躁。

 

他是真的打從心中,討厭下雨。拿出菸盒,本來想抽根菸的他,突然想起這不是自己的辦公室時,嘖了一聲,便選擇收回西裝的口袋。

 

「喂,混蛋四眼。」里維朝這辦公室的主人喚了名。

埋首於公文的人聽到里維的叫喊,僅輕輕應了聲,不知道是刻意忽略這暱稱還是真的忙於手邊的文件。

 

「你可以告訴我,我們的合作對象,就是那個新人小子,為什麼到現在還沒來嗎?」

 

聞言,漢吉連忙從文件裡抬起頭,瞥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再過十分鐘,時針就要移動到數字九,她環顧辦公室內一圈,除了翹著腿的里維之外,確實不見他口中的那名新人。

距離約好的時間已經超過有一段時間,她倏地站起身,連忙從口袋中翻出智慧型手機,滑動著螢幕往下翻找對方的聯絡資料。

 

「怎麼會…我明明跟他說過,今天早上要先交接的。」漢吉按下通話鍵,嘴裡還不停喃喃自語著:「我昨天早上會議結束有遇到他本人,還再三跟他確認過的啊…」

電話那頭傳出的鈴聲迴盪在漢吉耳邊,約莫三十秒後,轉入語音信箱,再次撥出後的回應仍是一樣制式的女聲。

 

一般來說,警視廳的上班時間是八點,但基本上整個內部的業務長年處於繁雜又忙碌的狀態,很多同仁們不是會提早到,要不就是乾脆直接把辦公室當第二個家。

 

里維沉默不語,靜靜地注視著漢吉焦急撥打電話的模樣,不禁有些不悅,公司裡的人,全都因公務而被迫加班,哪天被掛上過勞死的名義而上新聞,都不奇怪,想不到這位新人竟還有閒情逸致遲到,甚至敢讓他等?

看來對方時間觀念還有待加強,連『守時』這兩個字怎麼寫都不曉得,里維在心中給了他一個小小的負評。

 

就在漢吉打出第三通電話時,一陣由遠到近的鈴聲,搭配著倉促的腳步聲在門外響起,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兩人一齊往門口的方向望去,同時,一名身穿西裝、臉略帶著稚氣的青年打開了門,朝著兩人行一個超過九十度鞠躬的禮。

 

「漢吉小姐,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緊接著是一句充滿誠懇、大聲到震耳欲聾的道歉。這個個性看上去有些熱血、衝動的新人,看來就是他們要合作的對象,本來就已經眉頭深鎖的里維,兩道眉頭之間的刻痕,更深了些。

 

「不,沒關係的。」漢吉露出一個安心地微笑,掛斷播出的電話,「我還在擔心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人沒事就好。」她走到青年面前,用雙手拍拍他的肩,示意已接受對方的道歉,要他抬起頭,「不過,下次晚到記得要先通知我們一聲啊。」

 

「是,真的非常抱歉!」

 

青年有朝氣的聲音,讓里維心中的煩躁感莫名地加劇中,他揉了揉太陽穴,從椅子站起身,不悅地問道:「小子,你就是我們這次要合作的對象?」

見對方渾身散發著一股不友善的氛圍,還緊皺著雙眉;雖然個頭不高,但氣勢十足,艾連在回答問題時也不自覺地結巴了起來:「是、是的,我叫艾連‧葉卡!」

 

「連基本準時這事情你都做不到了,是要拿什麼來談合作?」里維抱著胳臂,臉上厭惡、瞧不起的神情表露無遺,灰藍色的瞳孔將艾連吃驚的表情盡收的一清二楚。

 

而後,他往門口的方向邁步走去,與艾連擦身而過,揚起一抹嘲諷地笑容,在後者耳邊低語:「回去先把『守時』兩個字寫一百遍,再來談要合作的事吧。

 

菜、鳥、緝、毒、官。」

 

尚未從錯愕情緒裡抽離的艾連,只能看著里維離開辦公室,而後望著他所搭乘、顯示著樓層逐漸往升上的電梯,然後停止。

他知道自己有錯在先,但也不必說成這樣吧。艾連這才意識到對方話語裡的嘲弄,頓時氣得他咬緊牙關,握緊雙拳。

 

──然而,這一場不美好的『初相識』,為兩人的命運,悄悄地揭開了序幕。





【to be continued】





後記*

終於生出來了QQQQ(喂

嗚,我發現他們兩個人開始不受控制了啊啊啊啊XDDDDDD


其實我預定的走向似乎不是這樣的(抹臉

但我手寫著寫著就變成了這樣...................................


每次在寫稿,我都會放任角色們去走劇情

結果最後都失控XDDDDDDDDDDDD

失控的下場就是越來越長wwwwwwwwwwww


好吧,我會盡量控制好這兩個人的QQQ


感謝你的觀看。

评论
热度 ( 9 )

© 擁抱Embrace。 | Powered by LOFTER